分享的快乐–网络时代

落为匠 2009-04-12

网络的产生和发展至今,确实已经改变了这个世界。至于这种改变有多深多广,小子愚钝,说不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来,请参考学院专家的著述和民间高人的思考(请自行网络搜索吧)。这里仅留下点个人感受,至于是否无关痛痒,不管。

网络时代的一个巨大特征大概就是知识爆炸,各种资讯充斥于网络,一方面极大的扩展了普通人获得知识的可能,一方面也给一般人带来了选择何种资讯的困惑。这个矛盾如何解决,如今互联网各种应用很多,譬如搜索引擎,Google是代表吧,以及各类专业社区,早已多如牛毛。而我所关注的,是知识以及网络电子资源如何共享,从而给网络时代的普通民众带来最大的福利。

在知识共享方面,自由软件的创始人Richard Stallman于上世纪80年代发起的GNU项目和随之而起的自由软件运动以及由此衍生的开源软件运动,已经为网络时代知识的共享提供了某种可爱而有意义的思路和践行的诸多经验。虽然,在这个过程中,包括现在,自由软件运动遭遇到了种种困难甚至挫折,我觉得网络上以及现实中这种精神和实践的坚持,无论实际还是象征的意义,都是不凡而可流传至未来的。譬如,网络上最大的自由百科全书Wikipedia.org,它所提供的模式让网络上的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分享知识,并自由获得知识,这就给每个人提供了分享的平台。众多WIKI的出现和发展壮大,正是知识分享时代的开始(分享是草根的快乐)。至于现实中商业利益和自由理想的不可调和的冲突,那要看人类的智慧以及实践的勇气了,对未来,在这方面我是乐观的。

现如今,我对资源的共享更感兴趣,因为资源是知识的载体。如Wikipedia这样的网络新应用,在资源的分享上,同样为我们提供了平台,一样的广阔,来自整个网络。譬如P2P的应用:BT、eMule等。

BT在经历了一片繁荣后,出现了非常尴尬而痛心的局面:某些(也许很多)在下载完毕后马上撤种,使得资源分享的环境越来越恶劣,从而陷入了恶性循环之中。但是,人类的智慧毕竟是无限而伟大的,通过技术的设计使BT下载制度的安排更趋合理,既鼓励了大部分人分享资源的热情,又限制了某些人性中的私欲和不负责任(下完就溜的那种),从而使BT在资源分享的持久性上得到了保证。比如国外PT站如HDBITS,BTMUSIC等,以及国内的 CHDBITS,HDSTAR等。(这,在某种程度上,也给我们提供了制度的探索和实践的经验。)

而eMule,在协议的设计上,出发点就是鼓励分享的,eMule在eDonkey的基础上发展而来,更大的意义上,它不是一个下载工具,而是分享工具。当网络上每个人小小的一滴水汇聚起来的时候,资源的海洋就自然出现了。我们会感叹于多年前古老的资源还可以下载完全(尽管速度奇慢无比),我们也会为那些24小时开机供源而让老迈的电脑如拖拉机那般“奔驰”的朋友的分享精神而无比感动。当然,这样的过程中也会有黑暗,会有私欲的沉渣泛起,但经历起伏波澜后所展现的分享的热情,不正是我们内心的无比美好么,不正是我们可以无畏前进的动力么。这也是乐观的基础。(我不懂版权等等的法律,所以并没有考虑这些,请恕思考不周。)

最后的一句话:分享是快乐的,无论网络世界的虚拟还是现实世界的真实,这快乐来源于每个人的内心,我们都该珍惜并细细感受。


欢迎通过「邮件」交流或点击「这里」留言。

本页最后编辑于 2024-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