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与人生

落为匠 2009-10-25

无论有无意识和担当,我们被命运之神安排在了这样的时代:神州陆沉6个甲子之后,华夏复兴的力量渐次彰显,“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这一句流传千年的对中国的诠释,再一次从华夏儿女的行动中清晰呈现,”衣冠上国、礼仪之邦“不再是教科书上空洞乏味的说教。先行者们承继百年来的屈辱和努力,为我们在远方树立了清晰的目标,尽管,那依然遥远。

然而华夏的处境毕竟危机重重,前进的路途注定满布荆棘。霸道横行,王道不再,物欲泛滥,人心浮躁。外,在全球化和地球村的外衣诱惑下,纵然内心澄明,亦难抵政×治经济的双重引诱与渗透。内,有他国艳羡的经济发展能量,也难掩多年积习之后的问题重重,国进民退之后,民间社会自我更新和组织的空间日渐狭窄。有人乐观,亦有人心忧,有人奋勇向前,也有人踯躅观望。这,似乎就是我所处的时代。

从宏大的时代一下聚焦于渺小的个人人生,这似乎已经不足道了。然而正因所处于这样的时代,资讯泛滥,人心浮躁,更需要沉潜的心去经营自己短暂且弱小的生命,虽未及百载,也要让离去时的遗憾减至屈指可数。有儒生言,这是个礼崩乐坏的时代,正如夫子当年,所以要以夫子之教,由行动而成教于乡里。我没有如此的心志,亦无法承载如此厚重的担当,只是希望慢慢的,点滴而行,丰富自己的人生。

如此,希望能无负于这个时代,自己的人生。然,践行仍是关键。所需的,是知悉目标之后的一往无前。


欢迎通过「邮件」交流或点击「这里」留言。

本页最后编辑于 2024-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