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可爱的人

落为匠 2009-10-27

同事某君,时常将他的Nokia5800递给我,然后感叹,“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知道,又有一件或悲或喜或有趣或无聊的事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某一个平凡或者伟大的人物身上发生了。因着越发先进的现代科技(通信与网络等),渺小且平常如我们,都可以了解千里之外的有趣故事,百态人生。

感谢如互联网这样的现代技术,给我们无限的机会来开阔眼界丰富人生。这里,我码下几行字,给那些我通过网络,有幸见到的可爱的人。虽然如今尚无缘相识,但他们通过网络所传达的东西,确实给了我许多难得的启发,他们在某些方面的执着与坚持,正是我所需要学习和践行的。因为他们,让我每天面对电脑屏幕的时候,少了些无助的彷徨,多少有了某种学习的冲动。我的视野有限,认知尚浅,但这些人的真诚,我是深受感动的。

TOY:一个GNU/Linux用户,LinuxTOY的创办人。秉承自由开源运动的自由、分享精神,LinuxTOY逐渐成为最受中文Linux用户好评的资讯站点,TOY也成了大家虽不相识却也熟悉的朋友。其实,TOY只是这个网络世界中传播自由分享精神的一员而已。自Rechard Stallman发起“自由软件”运动以来,网络时代的“知识共产运动”(敝人所言)从未停止,但这并非源自物质剥削的物极必反,乃是人们内心对知识的自由追求和自由分享的坚持。然而中国的开源环境并不好,正因如此,TOY以及其所代表的所有坚持自由分享(并非不重版权)的朋友,才成其可爱。

天涯在小楼:知道这个名字,是无意间在网上看到这样一篇散文(姑且称之为散文吧),《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被文中这样的感叹深深震撼:

于是百年之后的今天——我们懂得民主自由,却忘了伦理纲常,我们拥有音乐神童,却不识角徵宫商,我们能建起高楼大厦,却容不下一块公德牌坊,我们穿着西服革履,却没了自己的衣裳。

后来,看到“捧着一颗孤独的心,去赶赴那场——一个人的祭礼”。对于民族文明的深深认同和热爱,她那一袭深衣的孤单背影,在那一刻,格外鲜明与美丽。再后来,有她跟随季谦先生(王财贵)宣传读经运动的“中读手记”。

其间的故事太多,背景太深,无法以我笨拙的笔一一道出。只是,巾帼不让须眉,在如此的现代社会,我感慨良多。

安猪:“多背一公斤”,这个公益项目我就已耳闻,只是未曾参与。但知道该项目的发起人,还是在某次偶然的看了某君的博客之后。安猪,原来这某个博客的主人,便是个全职的公益人。对于公益,我向往已久。对那些用默默行动来说话的人,我无法不给予万分的敬重。看安猪的博文,人与事,以及一路走来的风景,那么有趣也那么和谐。行走着人生,欣赏着风景,并传播着爱心。

这是一种别样的人生,我没有体验过,但是我知道了。

老六:张立宪,《读库》的创办人。知道读库,源于某文艺青年的推荐。这个六十年代出生的老男人,在大喊“闪开,让我歌唱八十年代”之后,有模有样的编了本书,坚持着自己的风格,却也不断的吸引着中年人、青年人加入。在这个阅读都几乎成为快餐化的时代,静下心来,翻翻一本本朴实却也丰厚的《读库》,也算一种奢侈了。感谢老六。

此人很牛,我不介绍了,读库、他的博客、网络,都是了解其人的途径。

经礼堂:这个时代真正行儒的儒生(经学、礼学皆通)。于今之世,志古之道,若非有执着的信仰,深衣、儒服,真可谓奇谈了。但笑非(经礼堂先生字笑非)先生真就做到了。读他的《儒家信仰》,我才渐渐明白何为儒家;看他论学(仅从其博客观,虽然大部分看不懂),才体会古人心志与态度。

人生,有一着落处,方可立足而成其广博。犹如经学,唯通一经(有家法)之后,才可遍读群经而通经致用。也许百年后,儒学依然会是国人的常识,而那时,人们会否记得,经礼堂今日的努力。

以上,暂停,内心一时无法装载太多。而这个时代,还有许多同样可爱的人在某处默默生活着,成就着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


欢迎通过「邮件」交流或点击「这里」留言。

本页最后编辑于 2024-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