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说说话

落为匠 2011-03-16

时间过得好快,对我来说,留下的大概永远只是感叹。当然我更想留下点别的,所以不停地尝试,可惜的是,每次都只会无疾而终。坚持得最久的,可能算码几个字,留一点无病呻吟了,但这,也仅仅是出于无聊。摄影,一直提不起劲去练习,倒是特别喜欢看别人定格的那一片片风景与人情,很享受那份他人视角中的美。

恍惚间,支教已经过去很久了。前些天听W老师说有孩子想我,我也挺想他们的,教室、厨房、操场,天空、群山、水塘,那些小娃娃们的调皮嬉闹认真模样,依然历历在目啊。我是个不善表达情感的人,很多时候更是慵懒得不说一句话,也只是在码字的时候,想想那些温馨画面,自己笑着乐乐。我觉得,这样也挺好。

沈云巾小朋友的画,鬼灵精怪。

天边一朵云。

sky.jpg

工作还是没有着落,只是自己一点不紧张,但压力却越来越大了。也不管,随它去了,总会有的。没有动力,是不是过惯了那悠闲的生活?有时候想,找个女朋友吧,或者会有动力前进了,那些个哥们似乎都是这样的。只是现在一无所有,没的目标也没的自信,作罢。什么时候,成这般颓废?

看看东坡的词:“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何等气势!待到尽心用力了,再来那份安然与坦荡:“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某友人说,自己没有尽力付出,研究生考不上也是理所当然,不应该心存侥幸。人生真的不该心存什么侥幸,一份踏实付出加一份对结果的坦然,就已足够了。


欢迎通过「邮件」交流或点击「这里」留言。

本页最后编辑于 2024-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