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匆匆过

落为匠 2011-07-01

这个六月,我终于开始了正常的生活。每天早起赶班车,下班后立马下楼坐上班车等回家,看起来就是个不努力工作的员工。不过,也逼着自己每天早睡早起,精神似乎越发好了,可喜。

这个六月阴雨绵绵,在很多年后,终于又一次让我感受了江南独有的梅雨季,潮湿的气息中散发着各种儿时熟悉的青草味雨水气,亲切得想哭。当年赤足在田埂上狂奔的日子,大概已经不会再有了,只是这几日,又让我有了想赤足与这片土地来一次肌肤之亲。我们是不是离土地愈行愈远了?

这个六月,毕业三周年。仿佛只是一个转身的时间,原来岁月真的是个神偷。刚看了此去经年兄的西安行,不由得想起当时,余震未息,寝室哥们仨来到西安城,坐出租车里看到好多人从大楼里奔到街道上,我们却对此没一点知觉。后来连夜爬华山,在清晨的山顶被凉风吹得差点感冒,看了日出后为了赶火车匆匆下山,记忆中的华山就只留下黑乎乎的一片,没一点风景。

一回忆过去就似乎有些语无伦次,于是,找来前几日发在豆瓣上的日志凑个字数。

上班,跑起银行,基本上银企之间都是各取所需,所以合作还算愉快,客户经理也是相当照顾。回家路上遇到好久不见的一位长辈,彼此寒喧闲聊了几句,很开心。无论是个人还是一个组织,要生存于世,都有所需有所用,正因如此,人心是可用的,可以互助,利用而厚生。

以前听歌,李志的很多时候心态是向下的,我不知道自己哪天听完时会低沉到哪里;钟立风的歌很多时候是向上的,但也不知道过多的想像对于平凡如我者能在生活中有怎样的落实。也许,该中正平和些,就像对未来的那个女子,也不再去想像什么奇女子,但也不放弃寻找相知相守者。

看到exia兄写了一篇长文,也是谈到了人生的种种,大概这个年纪,总是有些迷茫。这一年来,我越来越笃信汉古文家所践履的人生:宏览博物,知物之善恶吉凶终始。人生就是一个格物致知的过程,我要做的,是通过自身的努力,使专业不断精进,心性得到锻炼与培养,以致于为人处事时都能内外从容。但这一过程并不轻松,所以大概还需要汉今文家的信仰:公羊三乐。

以上,辛卯年六月初一日。


欢迎通过「邮件」交流或点击「这里」留言。

本页最后编辑于 2024-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