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膜

落为匠 2011-09-28

人与人之间的隔膜,终究是存在的。当年纪愈来愈老,就越发现这个现实。况且这个浮躁的社会,容不得人静下心来慢慢去理解另一个人的内心。所以,因不善言辞被人拒绝,因过于理想遭人冷漠,都是可以接受的。终究,面对不可知的未来,人们首先想到的总会是自己。

工作一个月有余,有一位客户来了三次,这一次他笑着问怎么你每次都笑得那么开心。我回得很刻板恶心且官方:微笑服务。其实我在想,难不成整天板着脸,人生几何,又有什么意义,有钱没钱,不如每天多笑几次,舒缓下本就不再轻松的神经。

收到一哥们的明信片,有句话很“伤人”:你还是进银行了啊!是啊,曾经信誓旦旦说绝不再进银行的我,还是为着几个小钱进了银行,美其名曰重操旧业。怎么说呢,看着别人房子车子过起幸福生活的时候,真的有些悔不当初。但当真正走进这个环境时,又压抑得快疯了。这大概是所谓生活与理想的隔膜吧。有朋友说还是把生活和理想分开,不然会很纠结。但我始终不明白的是,当生活不再有理想滋润的时候,会是一种怎样的生活。

过起两年前的日子,单位宿舍两点一线,偶尔回家。只是,开始偶尔联系联系同学朋友,有时间去某个地方吃个饭,虽然不是个吃货,来点菜都很生疏,总是个开始吧,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我想,当对这样的生活觉得理所当然的时候,我就真的可以从容了,即便种种的隔膜依旧。

师傅说一个人总得有一两个爱好或者说兴趣,所以打算跟着他去打打拳,或者找人打打羽毛球吧。闲时去徒步,或者骑骑车。然后,有机会有时间就参加下汉服活动。当融入一种生活,应该就是消除隔膜的开始。好久没有熬到这么晚了,万恶的上岗考试啊。再次证明我是个慵懒到极至的人。


欢迎通过「邮件」交流或点击「这里」留言。

本页最后编辑于 2024-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