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见风景的房间

落为匠 2011-11-05

最近有点小忙,为了应付一个内部考试,领导把我们几个所剩不多的业余时间都征用了,貌似要一直持续到光棍节之后。不过从来不是一个活动家,与其每天下班后宅房子里,还不如在单位里看点业务知识,没准日后还用得上,所以有时候能蹭到一份工作餐还很乐呵。也许,只因一点工作便心生愤恨的阶段真的过去了,现在内心对此近乎止水了。

我是个胸无大志的人,曾经努力让自己肚子里装点墨水,如今看来也是失败了,因为太懒太懒。所以现在的想法很简单,以后能在乡下有个小院子,空闲时邀三五好友喝喝茶吹吹牛,过一份安适的生活。这两天有房交会,去看过的同事说房价还是老高,不过看的人不多,很多人都在说屏牢两个月,会降的,也许吧。在城里,能有个看得见风景的房间,真不容易。

今天5号,一年前,我还在沈家,那时,因某事而难眠,夜很静,有虫鸣,在简陋的房间里,躺在刚铺上枯草的木头床上,满眼是风景。时光果真匆匆,转眼又是一年。这些天又开始习惯晚睡,听别人讲故事也是件有趣的事。不过我始终是个不会表达的人,对很多东西除非有人问起一般都不想多说,曾经以为这点必须改变,不过现在觉得,既然这个社会是如此多样,我又何必去刻意改变,而隐没了自己的独特呢。我始终相信,一个会思索的有心人,是可以在这个世界上活好的。

一直在听几首歌,钟立风的,09年听到他的歌,这个将音乐当成妻子把文学视作艳遇的诗人,在他的歌中总能听到几许自己的心情。我没有他的才情,字吸歌呼,不过在安静的时候听听他的吟唱,生活会少些无趣。

以上,辛卯年十月初十。


欢迎通过「邮件」交流或点击「这里」留言。

本页最后编辑于 2024-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