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之后

落为匠 2012-07-22

翻看自己曾经的日志是件沮丧的事。因为当你发现无论曾经的口号多么响亮,曾经的志气多么高远,如今留给自己的,只是一无所成和那不得不接受的岁月沧桑,即便身边的世界早已变了花样。

所以,我越来越懒,从日记到周记,从周记到月记,甚至,渐渐不记。与其重复着失落,不如让容颜在岁月的流转中自顾老去,不记是一种逃避,而很多时候,逃避是让自己感觉强大的方便法门,尽管我很清楚,那强大只不过是自欺欺人。

这一年,有了份外人看来光鲜的工作,可惜只有自己明白,辗转之后,不过又一次回到原点。我知道我从来不用为工作而愁,那四年的青春岁月即使没能为自己积累多少涵养,混到的那一纸文凭也足够让自己在这个小城谋一个饭碗。不过,哪怕流浪之后已经甘心平淡,还是会在日复一日中,徒增几许厌倦。也许,心还在流浪。

想安定了,遇到了一个女人。我很喜欢,但是很少表达。一直犹豫,想着如果某天我像鱼老兄那样从城市走向农场,她会不会也能如鱼夫人那样随鱼兄同甘共苦。毕竟,这是个无比现实的世界,哪怕被拒绝,也是情由可原,我也无话可说。理想已然不是面包,无论走到哪,身边都会看到更光鲜的,物或者人。

于是,时常默然感叹。总是在想,当年岳将军是怎样的心态,会说出那句心碎般的“弦断有谁听”?然后,又毅然决然地走上自己的命运之路。不知命,无以为君子。君子居易以俟命。如今的心态,是否真能易以俟命?

以上,壬辰年六月初四日,大暑。


欢迎通过「邮件」交流或点击「这里」留言。

本页最后编辑于 2024-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