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的任性,让父亲憔悴伤心

落为匠 2020-06-23

长在农民之家,让我从小懂得了生活的艰辛。或许因为言传身教,我保留了父母老实本份的性格,所以学习一直较为认真。从小到大,我逐渐成了村里学习最好的孩子,成了远近常有人说的「别人家的孩子」。父母长辈们「好好读书,长大做个城里人」的嘱咐和期待,虽然不是很懂,但一刻没忘。

大概是上天的眷顾,虽然中途有一段坎坷,高考发挥也略微失常,我还是顺利进入了名校,学了当时的热门专业。毕业后,不想为家里增加负担,回到了县城工作。工作还算是体面,也被人称作铁饭碗(如今看来早已不是),父母也颇为欣慰。在农村,乡里乡亲都熟,没事凑一起喜欢聊些东家长、西家短之类的,子女的情况常被拿来比较。虽然没有攀比之心,在那样的环境下,父母必然也在意,好在,我让他们自豪,让他们在村里倍有面子,当然我工作的收入相对还不错,里子也不缺。

按照故事的发展,我该娶妻生子了,父母似乎也在为这事张罗准备,但我没往那想。仅一年我就被调往单位最好的部门,按理再好好工作下去,前途是光明且可期的。只不过,工作一年多,我就感到了职业倦怠,渐渐萌生去意。不到两年,刚过完年不久,我感觉「已经看到了人生的尽头」,我希望「人生有更多的可能」,于是辞职了,裸辞,没有与父母商量。

当父母知道此事时,木已成舟。那一天,母亲怪我太冲动不懂事,与我吵了一架又痛哭,说了很多话,仿佛从小到大的艰辛都要说尽。而父亲,则坐在桌上一声不吭,只闷头喝酒,又默默抽烟。多年后,我知道了,那一天,母亲只是气着了,发泄一通也就过去,父亲却真的伤了心。

而后我在家里呆了一周,从网上找了份支教,往西部去了,寻找我所谓的人生的自由与可能。我不知道的是,从那以后,父亲又开始拼命劳作了,不仅地里庄稼没丢,还在附近工厂找了份体力活,每天早起摸黑,不要命似地干活。

我再次回家,已经是快过年了。母亲告诉我,这一年,家里种了两亩菊花,养了三季蚕,父亲和她还都在工厂打工,地里农活全是拼命挤出时间做的。这一年,养蚕季都是起早摸黑做出来的,采菊花都是晚上戴了照明灯做到半夜,早上4点多又起来继续的。这一年,所幸他俩的饭量一直增加,赶上了年轻时候,却还是感觉到累了。这一年,父亲都没怎么休息,休息时也不愿与乡亲聊聊天。这一年,是他们最近几年收成最好的时候,却也是他们最不开心的一年。

再次见到父亲,他明显瘦了,原本的黑发隐现几屡白发,略显憔悴。我有些内疚,先开口「工作已经在找了,应该很快就能上班」,父亲只说了句「好好做」,又默默抽烟了。我觉得,他还在生气,但并没有生我的气,只是闷闷怨自己。

而后不久,我又去工作了,还是原来的行业,收入比之前还要多。父母似乎又轻松了,特别是父亲,但他依然很忙,忙于打工,忙于农活,我和他,并没有多交流。

某一年,我准备买房,父亲轻轻问「还缺多少,我们积了些,你都拿去用」,我默默接过。又一年,我准备回家种种菊花,生态种植的那种,问起父亲可不可行,他只对我说一句「好好上班,不要多想」;后来才慢慢分析了为什么不行。

我知道,那一年的任性而为,伤了父亲的心。我也知道,父亲依然默默地站在我身后,只要我需要,他仍然会毫不犹豫地伸出他那双长满老茧的手,为我遮风挡雨,虽然我已长大。


欢迎通过「邮件」交流或点击「这里」留言。

本页最后编辑于 2024-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