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农夫录2022-03

落为匠 2022-07-09

7.9晴,烈日高照,只能早晚下地。

桑树已经野蛮生长了一个月,嫩枝渐长渐粗,不好折了,半个月前正好。想到孟子说的“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但是错过了时间,就事倍功半了。老爸说,就让它去了,我却不信,要去试试,实在要花气力得多。

不过也发现,半个月前,枝条普遍嫩而细,需要花更多精力去去粗取精,人为选择留下那些可能长得好的枝条,而现在,大自然已经为我们选好了,能长成的都已经长得粗而壮,只需把那些长得差的折去便可。忽而又想,不用去花力气干这活了。就让桑树顺其自然,野蛮生长。

去稻田转了转,老爸在拔草,想到之前网上看到的猜猜哪棵是秧苗,就请教了他怎么分辨稗草和秧苗。

我家稻田不打除草剂,全靠人工拔。秧苗长得好,乌黑油亮,粗壮结实,相比隔壁叔伯家的田里,对比明显。老爸对这点倒是挺自豪,开始自卖自夸:拔了几次了,他们打农药要多花多少多少种子,balabala…

乡下的环境是越来越恢复到儿时的样子了,鸟叫蝉鸣,蓝天白云,就连夏天烈日的气息都让人回忆满满。


欢迎通过「邮件」交流或点击「这里」留言。

本页最后编辑于 2024-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