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九月

落为匠 2023-09-30

九月的最后一天,莫名想起两首名叫“九月”的歌。或许是因为老了。

曾经,某个天才诗人,在人生最好的年华,躺在火车轨道上向人们告别。那个九月,在月光照耀千年、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只身打马而过。这首歌被一个叫周云篷的民谣歌者传唱,悠远、悲怆、孤独。

我已经不记得是什么年纪听到这首歌了,但那时必然还年轻。我理解不了那份悲怆,但喜欢那种孤独,所以一听到便加入了常听列表,有时循环播放。年轻的时候似乎总有些孤傲,常常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有某种格格不入。如今似乎也未曾好转,常觉自己位于某个阴暗的角度,冷冷地看着这芸芸众生。但是,我不就是这众生中的一个吗,自己何曾走出过?

曾经,有个叫牛逼的男人,唱了一句:只不过是一场生活…只不过是一场命运…只不过是一场游戏。那个时候,也觉得,要不就这样认命了吧,不过是场生活,是场游戏而已。那个时候似乎也想像着“三万收买这婚姻”,一句“往事涌上心头青春就散场”,那种悲凉感无以复加。

如今年近四十,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似乎在某个视频中听王德峰教授说过,一个人到了40岁,还不知道有命,这个人就是悟性太差。十多年前,我在本该青春向上的年纪,便有了命运无奈认命之感,是不是悟性太好?现如今多年过去,在经历种种,体味过各种欣喜与真正无奈之后,在抗争与妥协之间,往往只剩下沉默,或者甚至渐渐麻木。是知命太早了吗?

不知何时起,“躺平”成了热词,人们都在讨论甚至争论。可到具体一个个人,躺平何曾容易,而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只身打马过草原”,或者另一种“只不过是一场生活”。

明天是共和国74周年国庆日,这几年的日子都不好过,在国运之争的大势下,一个普通升斗小民只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只愿五年十年后,我们都能迎来乘势而上的机会,而不再有无奈感叹“只不过是一场生活”的九月。

以上,癸卯年农历八月十六日记。


欢迎通过「邮件」交流或点击「这里」留言。

本页最后编辑于 2024-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