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26

落为匠 2010-11-26

阿诺自暑假以来开始在业余经营起自己的事业,他说他要逃离目前的境况(虽然我认为他现在的工作也不错),他要财务自由。听他聊起现在的生活,说工作很忙事业开始进入轨道,很充实也很有盼头,他说有些小累,不过看得出,他乐在其中。国庆后的某天,接到他的电话说订婚了,我有些惊讶于他的速度,但真的很欣喜,祝他们幸福。这位兄弟终于也找到他的生活了,这大概是今年开始他奋斗不止的动力吧。

鱼老兄很有才,自言是个文青,我一直很仰慕他,看他的文章是种享受。不过,他在帝都的生活也许还是不那么惬意。他说,他留在那,因为那的文化气息,因为自己还有文化的理想在,如果某天他南下回来了,是他放弃而开始奔着钱去了。我觉得他说这些话有些悲壮,我还是支持他继续努力,因为我自私的想有个朋友是文化名人。最近,他跟我说起费孝通,说起乡村社会,说起历史,他说对这些感兴趣,或者想去继续读书。我也支持,因为某种程度上,这也是我想的。然后,他说还是回南方吧,在老家做个生意,业余做点比如公益之类的喜欢的事。我又觉得挺好。为什么总是觉得别人的想法很美妙,而自己却少有创想呢。这兄弟,我相信他能成,也祝福他!如果有天他说一起干吧,我想我会毫不犹豫的跟着他。

还有谁呢?四年的上铺在人民银行,快两年没联系了,过得很悠闲吧。室友中和我一样闷骚的某人放弃老家的中行,然后在华家池窝了大半年进了上财,混起了大上海,最近说给老板跑腿,一个月拿千把块,我觉得也挺好。有个神一般的同学也放下流浪落魄的样子,开始了他所谓的在一线城市的体面生活,然后在蹲坑的时候还思考生活的意义,看他的文字,我都会心向往之却也深知遥不可及。他们,都与众不同,都有自己的生活,或精彩或平淡,而人生的进行时,他们不曾错过。

那我的生活在哪里?这个小山村的平静安宁虽是梦寐以求,但实在明白这并不能持续一生一世,现实之中,我还有担当还需努力,如阿诺的奋斗,如鱼兄的现实与理想。其实很简单,过自己的小生活,活出精致与乐趣,这才是意义才是我们切实可捉摸的存在。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个体,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意义,在自己的生活中彰显。


欢迎通过「邮件」交流或点击「这里」留言。

本页最后编辑于 2024-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