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教日记20101213

落为匠 2010-12-13

临近期末,开始张罗着复习,有些小忙,想着如何能在最后的日子里提高些成绩,于是整天对着这些可爱的娃娃们暗自感叹,什么时候能够认真一点。即将离开,又添了些许情绪,不知是对别离的伤怀还是对回家的期待,总之,闲时对着这几日的绵绵阴雨,似乎是有些多愁善感起来。

今天凌晨在睡梦中醒来,居然满眼是泪。清楚的记得是又一次见到了那个毕业离别的场面,现实中我是在匆匆之中默然离开的,除了在住了四年的宿舍门口和还在学校留守的兄弟们合了个影之外,连设想中的拥抱都没有做出就走了。这一次的梦中,掺杂着这两年多来经历过的各种模糊景象,真真切切的痛哭了一场。我不知道,这是在感伤即将来临的又一次告别,还是在为自己的青春流逝又无所作为而暗自叹息。

昨天中午有村民请吃饭,于是又是一餐大鱼大肉。估计快到过年,这种事情会更多。回想起刚来时,听着别的校点的老师谈起他们那的村民如何热情的请客吃饭,我们有点羡慕的说我们这从来没人请客,村民也极少来学校看看。但后来我们发现,那些都只是一时的印象,当真不得,日久方见人心,后来那些一周请我们吃四顿大餐的日子,我们才真正感受了这里村民对我们这些素未谋面的老师的尊重和他们的纯朴与热情。我去赶集时,即便那个小三轮摩托已经拥挤不堪,即使是我百般推却,他们都会很急切得给我让座;在村里散步,见到我们,都会笑着用蹩脚的宁远普通话和我们打招呼;有从外地刚回来的,见我们面生而看着,当听说我们是村小里的老师时,脸上会显出很不好意思的表情。我常想,他们将小孩送到学校是很现实的想让我们帮他们管管,他们很慵懒得宁可在每天家里搓麻将也很少想着多教育教育孩子,对此我们都有些无奈,但他们对我们的热情和尊重,哪怕都仅仅是表面的应酬,我觉得都应该心存感激。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是整个社会的,他们,也只是在这个时代中暗自品尝着诸多无奈的普通人。

连续下了三天的雨了,今天发现教室等处开始漏水,来回走时总是被滴到。更悲剧的是,有了这么多雨水,今天我们却断了饮用水。不知道是因为下雨还是因为天冷,村里管理水源的那位大哥有些不靠谱了(这里喝的是山泉水,每两天放一次水),都隔了一天了,今天还是没水,不知明天会怎样。早上用仅剩的一点水煮了黑米,结果煮成了一锅,就这样吃了一天,但是,粥很不顶事啊,饿,一天不吃米饭果然还是不行,想问那两个减肥的女人,这是如何做到的呢。

窗外的雨声很清晰,日子也不曾停下脚步。希望孩子们能好好学习最终对这一学期有一个不错的结果。而我,开始期待回家。


欢迎通过「邮件」交流或点击「这里」留言。

本页最后编辑于 2024-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