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

落为匠 2010-12-18

收到陈某人从嘉兴寄来的棕子,寄了那么多,难怪说邮费很结棍,明天开始有得吃了,感谢这哥们,冬天很温暖。

一天看了两部半电影,后来英国病人实在看不下去,明天补看吧。音乐之声,很好的故事,很美的旋律。老无所依,真的是没看懂,真如那些评论所说的,没有英雄,没有恶魔,没有成功,没有失败,没有结局,我不知道这是否才是生活的真相。

什么事都没做,早上很晚起,中午随便吃了点,晚上把萝卜炒了一下,生活真的不需要多少东西,可以简陋得如此。没看书,对不起自己的决心和以后要作的承诺。什么时候,我能做到一日不看书,会觉得比什么都难受呢。

时不时想起某人,如果没有回音,会有隐隐的担忧,这就是所谓的恋爱么? 这一段快结束,被要求写总结,回想了很多,从当初来到这里时的陌生感,初次上课时的新鲜感,到现在面对这些孩子可怜的成绩时的无力感。这些娃娃样的孩子们真的太小,小得真不忍心说他们一句,看着他们最初时的调皮捣蛋到现在的脆弱感伤(现在,最调皮的孩子被说一句就开始哭鼻子),虽然依然不懂学习还是不守纪律,变化渐渐发生在无形中。昨天广州来的那些老师都问,这么小的孩子他们放学有家长来接吗?自己回去认得路吗?我当时觉得他们真的地道的城里人,只回答他们家就在村里,很近的自己能回家。但是,真要写一篇,却不知从何处开始,于是,搁笔。

西元2010.12.18


欢迎通过「邮件」交流或点击「这里」留言。

本页最后编辑于 2024-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