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教碎记一

落为匠 2011-01-27

第二天,一早到柏家坪镇上赶集,找了个移动的店办卡。一番询问之后得知长话卡一毛钱一分钟,立马办了个。顺便想买个手机,一看有个双卡双待的,只230元,一乐就买下了,结果是个山寨货,用了不到俩月就开不了机,拿去修要返厂,足足花了一个月,实际使用时间也就俩月多点,感叹自己RP太差。

听说白兔村小那边支教老师进村时都是一路鞭炮热烈欢迎的。我们那个好生羡慕。

又听说白兔那边常常被请吃大餐,我们正想给感叹被无视时,村里可爱的老乡们一星期请我们四次,连没孩子在学校上学的都来叫我们,实在不好意思去却也推不过。还好村里让我们喝酒随意,不然我必定死相难堪。血鸭、油炸豆腐、地瓜酒,还有辣椒,开始怀念了。

据说沈聪是村里的富二代。那天要给中心校报学生名单,需要些信息(生日、家长、电话等),就去他家。还没进门就被他家的三条狗给吓住了,幸好有其他学生在,勇敢的替我们挡了回去。小沈聪很害羞啊,在家里一声不吭。

我的房间是典型的多功能厅。最里头是一张床,对面是书柜(全校的书都在了),进门口的右手边是厨房,有冰箱在床南侧附近,房间中间一张破书桌当饭桌了,门口有一箱的半残体育用具,算是体育室了。我觉得挺方便,特别是吃东西、看书。学生们也觉得方便,总爱往里边挤。

床上挂着蚊帐太不方便了。也不管手掌大的蜘蛛、苍蝇样的蚊子还有神出鬼没的老鼠了,拆下来一洗,收了放好。

一年级上课下课差不多。刚上几分钟呢,就从座位上走出来了,刚要提醒他们,看着就钻桌子底下去了。然后就热闹了,地上爬的、滚的,桌上跳的、扒的,乱喊乱叫的,都来了。成娃娃班,甚至托儿所了。

做游戏最起劲了,一个老鹰捉小鸡,就能玩半天。累不,不累。

老师,他拿我铅笔。我没拿!老师,他上课吃东西。不准吃!老师,我要WO尿/WO屎(上厕所)。这是在家里呀?


欢迎通过「邮件」交流或点击「这里」留言。

本页最后编辑于 2024-02-17